官方微博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你好!欢迎浏览刑事辨护网!
北京
当前位置:刑事辩护网 > 法律资料 > 刑法解读 > 正文
  • 婚内赔偿

    来源:问法网    字体:-还原-


举案说法 
“亲友团”捉奸,引出20万婚内赔偿官司 
文/ 水中命 
 
打工嫂刘玉莲回家取东西时,逮到丈夫带情人回住处睡觉。气愤的她叫来父母兄弟,共同上演了一出捉奸大戏。她用剪刀剪碎了丈夫情妇的衣裤,却被情妇告到有关部门,认为她侵犯其名誉隐私权,要追究她的刑事责任,并向她索赔精神损失费5万元。 
此事在当地传开后,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刘玉莲为保卫家庭捉奸难道错了吗?情妇勾引他人丈夫,破坏他人家庭,她的隐私名誉权,法律又该不该保护呢? 
 
第一次捉奸,她原谅了丈夫 
今年30岁的刘玉莲,家住江西省抚州市临川区嵩湖乡,她在家中排行老大,下面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 
刘玉莲初中毕业后,就跟着裁缝师傅学缝纫手艺。在这期间,她认识了郑大成。郑大成大刘玉莲3岁,高中没毕业便辍学在家,后来跟随在乡兽医站工作的父亲学习兽医。 
自从认识刘玉莲后,郑大成便下定决心:非刘玉莲不娶。在郑大成猛烈的爱情攻势下,刘玉莲终于答应嫁给他。1995年5月,两人到当地民政部门领了结婚证。婚后,他们生了两个儿子。 
2000年2月,郑大成拿出多年来的积蓄,在村里开了一间药店。村民们有个头痛脑热的,都跑到他那里去买药。仗着腰包渐鼓,年届三十的郑大成也犯上了大多数男人的通病,他常常趁到抚州城里进药品时,频繁出入歌舞厅、按摩洗头店等娱乐场所。 
2001年4月,郑大成认识了一家按摩店的服务小姐若兰。若兰于1977年出生于重庆市开县农村,为了供妹妹读书,她十六岁便来到抚州市打工,先后做过餐馆的洗碗工、服务员。后来,若兰嫌当服务员来钱太慢,就在老乡的推荐下,进了当地一家有名的按摩店,成了一名按摩女。 
一来二往,郑大成成了若兰的常客,两人慢慢熟络起来,还互留了电话。若兰不上班的时候,郑大成就约她出来喝茶,这样,两人的关系迅速升温,郑大成便带若兰到旅店去开房间。 
2002年4月,郑大成与人合伙在抚州市内开起了两家美容美发店。若兰自然“加盟”到郑大成的店里,帮他打理生意。眼看着丈夫放着好好的兽医不当,非要去城里开店,刘玉莲非常反对。两人为此大吵大闹,但郑大成依然我行我素。无奈之下,刘玉莲只好把孩子丢给公公婆婆照管。她也去了抚州市,进入金巢工业区的一家服装厂打工。 
一天,刘玉莲想看看丈夫开的店到底在做什么生意,就悄悄跑到店里来查岗。碰巧,她看到若兰坐在丈夫身边,两人很亲密的样子。郑大成见到妻子,忙起身赔着笑脸,向刘玉莲介绍若兰,说这是他刚招聘的“得力干将”。 
2002年6月的一天傍晚,刘玉莲对丈夫谎称,她想到福建去打工,要坐当天晚上的汽车。郑大成相信了,还亲自送她上了车。车到离站不远的途中,刘玉莲却下了车,打的直奔丈夫的美容美发店。一进店里,刘玉莲就看到了不堪的一幕。见事已败露,郑大成吓得跪在妻子面前求饶:“玉莲,饶了我这一次吧,我发誓以后再也不干这事了。” 
刘玉莲经不起丈夫的哀求,当天就原谅了他,没再追究下去。2002年年底,郑大成将美容店转让给了别人,回到了家里。 
 
第二次捉奸,她剪碎丈夫情人的衣裤 
然而,没过多久,郑大成再次进城时,又忍不住跑去找了若兰,两人旧情复燃。2005年7月,郑大成被乡里的一家养猪场老板聘请为兽医技术员,月薪2000元,老板还特意分给他一套“夫妻房”。但是服装厂为了赶货要经常加班,刘玉莲一个星期也回不了丈夫那儿住上一夜。 
2006年9月7日凌晨,刘玉莲想去丈夫那拿上次夫妻团聚时,落下的裁衣服的大剪刀。于是,她就带着母亲搭弟弟的摩托车,从娘家赶到了约20公里外的养猪场。刘玉莲让弟弟和母亲等在外面,自己一个人径直去丈夫的房间拿剪刀。她发现房门未关,屋内漆黑一团,于是把自己的手机盖打开,借着亮光,四处寻找那把大剪刀。猛然间,她看到丈夫和一个女人睡在床上。 
刘玉莲气不打一处来,丈夫根本没有悔过,现在又被自己捉奸在床了。于是,她急忙悄悄退出来,把房门从外头锁了起来,然后把刚才的一幕告诉母亲和弟弟。为了怕自己势单力薄,刘玉莲吩咐弟弟骑摩托车回去,把父亲和堂兄等人也一起喊来。约半个小时后,刘玉莲见堂兄和父亲全都到齐了,便叫他们守在门外,自己和弟弟闯入了房间。 
刘玉莲进入房间后,拉亮了门旁的电灯,丈夫和床上的那个女人顿时被惊醒了。郑大成大声问了一句:“是谁?”此时,愤怒不已的刘玉莲冲上去,揪住那个女人的头发,迎面就给她几耳光。这时,她才认出来,这个女人就是丈夫店里的按摩女若兰。煽完耳光之后,刘玉莲还不解气,又拾起地上一根木棍往若兰身上敲打了几下。若兰发出惊声尖叫,见躲藏不过,就和刘玉莲撕扯起来。 
被妻子一家捉奸在床,郑大成一时哑口无言。这时,刘玉莲的母亲也从门外冲了进来,和女儿一同压住若兰,并上前煽了若兰几个耳光,骂道:“跑这么远来破坏人家的家庭,你这样做,对得起生你的父母吗?” 
打了若兰后,刘玉莲仍觉得不解气。她从屋内找出那把大剪刀,喀嚓喀嚓就往枕头上剪。剪碎了枕头,丧失理智的她将若兰的内衣内裤、外套等用剪刀剪碎了。最后,她又将若兰的长发剪下了几绺。 
在屋里闹腾了1个多小时以后,养殖场的老板闻讯开车赶过来了。刘玉莲向丈夫摊牌:如郑大成不跟自己在一起生活,选择若兰,他就要给予自己经济上的补偿。见丈夫没有言语,刘玉莲要求老板开车把他们俩一起送往派出所处理。 
当日早上约7点,养殖场的老板开车将他们送到乡里。由于若兰的衣服裤子都被刘玉莲剪掉了,上车的时候,她只好穿上郑大成的大号西装及裤子。由于衣服与她的身材极不相称,使她看起来相当滑稽。 
 
捉奸事露,丈夫的情妇告她侵犯隐私名誉权 
这天正逢集市,人们看见刘玉莲一家人站在派出所门前,便聚了过来,打听出了什么事。于是,人们很快知道了捉奸的事。若兰趁刘玉莲不注意,转身想跑。刘玉莲哪肯轻易放走她,就在后面猛追。郑大成见妻子不肯放过若兰,他火儿直往上涌,冲进一家饭店拿了一把菜刀就往妻子的左臂上砍去。这时,派出所的民警赶到,将郑大成关进了看守所。刘玉莲则被送往市第六人民医院抢救治疗。经法医鉴定,刘玉莲的伤情是重伤乙级,其左臂尺神经被砍成断裂,左手的几个手指也已致残。 
郑大成因挥刀砍伤妻子,其行为已涉嫌故意伤害他人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郑大成一直想不通,自己和若兰怎么会被妻子一家捉奸在床?他向民警反映,这肯定是妻子和其娘家人设下的圈套,在妻子捉奸过程中,他和若兰各丢失了一部手机,皮箱里的1000多元钱也不见了。这些损失必须要妻子及其娘家人赔偿。 
就在刘玉莲住院疗伤期间,若兰向临川区检察院控告刘玉莲用剪刀剪自己的衣服和头发,让自己赤身裸体在大庭广众之下曝露长达1个小时,其行为已构成对自己人格的侮辱,是对自己名誉隐私权的侵犯,请求法律追究刘玉莲的刑事和民事责任,并索赔精神损失费5万元。 
接到若兰的诉讼后,2006年11月13日,临川区检察院在批准逮捕郑大成的同时,责成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刘玉莲一家人是否有涉嫌侮辱罪和名誉侵权的行为。 
最后,经公安机关调查,刘玉莲及其“亲友团”捉奸地点是在郑大成住的房间内,虽然让若兰着内衣及三角短裤赤身裸体暴露达1小时之久,并用剪刀剪其头发,但并不是像其所述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在场目睹到其身体的只有刘玉莲母女俩及其弟弟刘明亮,刘玉莲的堂兄及其父亲一直守在门外,没有目睹到若兰赤身裸体。像这类不是在大庭广众下发生的捉奸行为,并不构成对若兰人格侮辱的犯罪。而若兰明知郑大成是有妇之夫,与之同居,其二人的同居行为已违反《婚姻法》的规定,要受道德舆论的谴责。 
临川区检察院批捕科同意派出所的调查意见,对刘玉莲及其家人作出免于起诉的决定,只由派出所对刘玉莲一行“亲友团”给予训戒处理。而对于若兰提出的向刘玉莲索赔精神损失费5万元,则建议其向法院起诉。 
权衡再三,若兰决定还是不打这场官司,于是申请了撤诉,跟朋友离开了抚州。 
2007年1月18日,临川区检察院对郑大成提起公诉,刘玉莲提出刑事附带民事赔偿,请求法院除追究丈夫的刑事责任外,还另判赔偿自己抚养小孩费用、医药费、精神损害费、致残补助金等各项费用总计20万元,其中精神损失费2万元。这是抚州市今年首例夫妻 “婚内赔偿”官司。 
3月12日,临川区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判决,判决被告人郑大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附带民事赔偿被害人刘玉莲各项损失59317元。对此,郑大成未提起上诉,这起捉奸引出的赔偿官司至此尘埃落定。 
     (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律师点评: 
 
    本案涉及到“婚内赔偿”——即“婚内侵权赔偿”的问题,所谓“婚内侵权赔偿”是指男女双方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一方不法侵害另一方的人身权利或财产权利,造成另一方人身或财产损害,而由不法侵害人给予受害人赔偿的法律制度。婚姻是男女双方以永久共同生活为目的而形成的人身和财产方面的权利义务关系,双方都要自觉履行相互忠实、相互尊重、相互扶助等义务。当一方违反婚姻义务,造成另一方人身、财产损害时,不能因婚姻关系的存在而回避其社会危害性,这种损害也不可能通过离婚本身得到消除。夫妻关系虽然亲近,但毕竟双方都是具有独立人格的个体,虽有共同财产,但同时也存在个人财产,故通过损害赔偿制度,使过错方承担必要的民事责任,使受到损害的一方得到物质上和精神上的抚慰,应该更符合法律平等保护的精神。 
    对于婚内侵权赔偿,我国婚姻法尚无明确规定,一般可根据侵权程度轻重,适用民法和刑法的有关规定进行处理。配偶一方对另一方实施家庭暴力、虐待或遗弃的行为,实际上侵害了他方的健康权、人格尊严及人身自由权等,我国《民法通则》规定:公民、法人的合法的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侵犯,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国家的、集体的财产,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同时我国《刑法》规定:由于犯罪行为而使被害人遭受经济损失的,对犯罪分子除依法给予刑事处罚外,并应根据情况判处赔偿经济损失。本案中的“婚内赔偿”即属于刑事附带民事赔偿,提起赔偿诉讼的前提就是一方因他方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经济损失。 
    另外,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时不能损害他方的合法权益,这应该是维权的一条基本原则,否则,难免由原告转为被告,由“得理”变成“失理”,就本案来说,还应当注意在获取配偶婚外恋证据时,一定要采取合法手段,把握行为的尺度、界限,不得故意对他人进行人身侮辱或者将获取的证据照片广泛传播宣扬,否则可能因为侵犯他人的名誉权,人身权而成为被告,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如拿不准自己准备采取的措施是否合法,可向律师咨询,总之,在面对和处理此类事件时,可考虑借鉴一句斗争名言——有理、有利、有节。
【全国▼】
优秀刑事辩护团队

北京市国韬律师事务所

    北京市国韬律师事务所是经北京市司法局批准成立的一家综合性合伙律师事务所。本所拥有一流的办公设施、一流的法律服务专业人才,是北京市目前较有影响的几家律师事务所之一。
【全国▼】
优秀刑事辩护律师
关于刑事辩护网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友情链接 | 客户投诉

版权所有:刑事辩护网(www.xsbh.org)

京ICP备10200757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8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