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你好!欢迎浏览刑事辨护网!
北京
当前位置:刑事辩护网 > 法律法规 > 死刑辩护 > 正文
  • 为“爱”铤而走险 湖北一青年绑架杀害中学生伏法

    来源:问法网    字体:-还原-


      下晚自习的初中生被骑摩托车的男子撞倒后,被“好心”的车主送往医院“救治”,孰料该车主竟是凶残的绑匪!4月18日上午,湖北省汉江中级人民法院在天门看守所宣读了最高人民法院的刑事裁定书,并遵照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依法对该起恶性绑架杀人案凶手姚诗勇执行死刑。

血案起时以为只是玩笑

      时间回到2006年10月9日上午,湖北省天门市岳口某中学初中女生李丽(化名)的手机刚一开机便收到几条莫名其妙的短信“王念东(化名),你的孩子在我手上,你不用找了,如果你想要回儿子,马上给我们准备五万元钱”、“你考虑清楚,是要儿子,还是要钱,钱没了可以再赚,宝贝儿子没了可就没了,我们图的是财,不想要命,如果你好好的合作,我们把你儿子原封不动地还给你,如果你不想合作,我保证你连你儿子的尸体都见不到。”……手机显示几条短信发送时间为当日6点钟左右。李丽不认识王念东,以为是别人和自己开玩笑,便没有在意,也没有跟人提起。中午吃饭前,李丽的手机突然响起,刚“喂”了一声,对方便挂断了电话,来电显示该手机号码正是发短信的手机。

    在上学路上,该手机再次打来电话,李丽接通后,发现对方是一名年纪不太大,操天门本地口音的男子,该男子问“你是不是王念东?”,李丽说不是,该男子便说打错了,马上挂断了电话。李丽觉得这事很奇怪,便在班上把手机收到的短信翻出来给同学看,班上的同学都说这是别人开玩笑骗人的。李丽发现同学王鹏(化名)没来上课,突然将收到的几条短信与王没有到校联想到一起,感到情况不妙,于是马上翻出手机里存储的电话,打给王鹏的父亲王念东,问王鹏为什么没有来校上课。王念东正在武汉出差,接到儿子女同学的电话时并没有在意,只是给自己的好友刘勇(化名)打电话要他帮忙找一下儿子。李丽此时将自己手机收到的几条短信转发给了王念东。王念东看了短信后,仍然认为是学校的孩子们之互相开玩笑,没有多在意,接着乘车在武汉办事,随后打了几个电话给亲友帮忙寻找王鹏。

    晚7点钟左右,王念东接到刘勇的电话,说找了好多地方都不见王鹏,昨天晚上也没有回家。同时,王鹏家里的座机也被陌生电话打通,来电人告诉王鹏的爷爷王立丰(化名)“你们孙子现在我手上,你们准备五万块钱”。王立丰听后很害怕,便把王鹏之父王念东的手机号告诉了对方,让他直接联系。之后,王念东的手机连续收到八条陌生人的短信“明天八点钟之前如果钱没到位,我们打断你儿子一条腿,后天八点钱没到位,我们会要他另一条腿,如果三天后我们还没有拿到钱,你就别再想见到你儿子,你看着办吧”……王念东这才意识到儿子王鹏真的出事了,马上乘车赶回天门向公安局报案。

抽丝剥茧智擒凶手

     9日21时,天门市公安局接到报警,该市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王小平接报后亲自赶赴现场组织专案组连夜展开侦查。公安人员兵分五路进行排查:一路前往武汉,围绕王鹏母亲在武汉的生意往来关系展开调查;一路围绕王鹏父亲的社会关系进行调查;一路到王鹏所在学校师生中开展调查摸底;一路沿王鹏下晚自习回家路线调查目击者;最后一路对岳口及周边乡镇所有网吧、旅社、夜市摊点等场所进行细致查访,在重点路段设卡检查。

     公安人员侦查发现,作案人勒索所用的银行卡帐号是用一个名叫 “胡波”的身份证所办,警方查遍全市所有名叫“胡波”的人,都因不具备作案时间被排除。

    10日凌晨2时许,沿途访问的民警发现一条有价值的重要线索:岳口电力设备厂值班人员反映,8日晚10时许,在门卫值班室听到公路上摩托车撞倒自行车的声音,借屋里的余光,隐约看到一骑红色摩托车的男子将一骑辆自行车的学生撞倒,骑摩托男子把孩子带走,现场留下一辆自行车及摩托车被撞断的后视镜。但由于太远,没有看清摩托车手的体貌特征。专案组即安排彭的家人对现场遗留自行车进行了辨认,确认是彭达兴案发当晚所骑,公安人员意识到该红色摩托车主有重大作案嫌疑。专案组随即抽调警力,在岳口地区彻查红色无牌无证摩托,并访问卖夜宵的摊主以及的士司机。

    另一路调查旅馆、网吧的民警也得到线索:在本月5至7日左右,有一个矮瘦的男子在保安旅馆住过,他当时骑一辆红色摩托车,该男子自称是岳口镇五星村人。民警随即将侦破重点集中在五星村,对该村40岁以下男子逐户逐人排查,很快发现,该村曾“两进宫”的男青年姚诗勇有一辆红色摩托,且最近天天在岳动,案发后一直未回家。姚诗勇遂被列为重大嫌疑对象。

    针对姚诗勇喜欢住小旅馆的习惯,专案组决定对天门城区和岳口镇所有小旅馆、出租屋进行一次大排查。10日清晨6时许,民警在城区孝子里建材招待所时,发现该旅馆登记册上入住的有5名40岁以下男性房客,民警即逐个进行排查,当排查到第四个房间时,发现该房熟睡的男子年约30岁,枕边有两部手机,一部手机电池已卸下,另一部则关机,且该男子是和衣而睡。经当场审查,该男子供认名叫“姚诗勇”。在刑警大队审讯时,姚诗勇供认了全部绑架杀人的犯罪事实。根据姚的交代,10日中午12时许,警方在汉江将被害人王鹏的尸体打捞上岸。

作案原因竟是曾被女友家人看不起

    姚诗勇在广东打工期间,认识了同在该厂打工的天门老乡张芬(化名),张芬小他10岁,二人作为男女朋友交往,2006年7月,姚诗勇带张芬从广东回天门,先将她带到岳口自己家中玩了一段时间,之后将她送回石河家中,后二人继续交往。

   9月份的一天,张芬突然打来电话,说家里人不同意她与姚诗勇往来,就挂断了电话。随后,姚诗勇再也联系不上张芬,为此,姚诗勇多次到张芬家中打听消息,希望张家人回心转意,遭到张家人的冷遇,姚诗勇与张家人吵了一架后负气回到岳口。后来多方打听得知,张芬在武汉一服装厂打工,便于9月29日乘车到武汉寻找,由于没有确切地址而未找到。10月1日姚诗勇悻悻地乘车回天门。在车上,姚诗勇想到女友的家人看不起自己,不愿意张芬与自己在一起,就是因为自己家里太穷了。而如何改变这个现状,好吃懒做的姚诗勇不想做一些吃苦受累的事,满脑子都是怎么样做一笔大买卖,既来钱快,又不费什么力。

邪恶的念头陡从心起

     姚诗勇到武汉找张芬未果之后,在武汉新华路客运站上了一辆发往天门的客车。座位旁边坐着一名20多岁的年轻女孩,穿牛仔裤,黄发,该女子上车后便打起了瞌睡,一直起歪心思的姚诗勇发现该女孩右边口袋的手机掉出来,落在座椅上,顿起贪念,毫不犹豫地飞快捡起手机放入自己口袋,随后借故让司机停车,下车后拦乘另一辆客车回到天门。

     回到岳口镇后,姚诗勇没有急着回家,在镇上找了个小旅店住下,开始盘算自己的“大计”。开始,他想到骑摩托车抢钱,但转念一想,骑摩托车抢劫现在抓得很紧,风险太大,想来想去,想到今天“捡”到了一部手机,如果再办一张假的银行卡,就可以实施绑架了,比骑摩托车抢劫风险小得多。在岳口旅馆住的几天里,姚诗勇打定了主意,便到天门城区找了一个办假证的联系方式,花了100元办了一张假身份证,拿到身份证后,他发现做得太假了,很容易被银行发现,便又联系办假证的人,要求对方干脆直接办一张银行卡,双方谈定以180元办了一张工商银行牡丹卡,户名为“胡波”。

     从10月8日上午,姚诗勇便开始在岳口街上寻找猎物。他的如意算盘是,寻找十多岁的初中生下晚自习,如果穿着比较好,家里有钱,便以其父母要自己帮忙接放学为由骗,骗走后就套学生的话,让他说出自己家庭的情况和父母的联系方式,然后打电话勒索钱财。姚诗勇觉得电话号码不是自己的,银行卡也不是自己的,拿到钱后没有隐患。如果实在骗不到小孩,就把孩子拉上摩托车强行带走,将车开快,孩子便不敢跳车,带到预定地方绑好后找其家里索要赎金。现在独生子女多,家属拼尽全力也是要凑钱救孩子的。最后,他选择在某学校到水泥厂这条路上伺机作案,因为走这条路的学生一般应是镇里的孩子,家中经济状况较好,另外这条路晚上10点时人极少,作案比较保险。

凶相毕露显豺狼本性

    2006年10月8日下午6时左右,姚诗勇从家里找了一只编织袋和一根布绳,随后骑摩托车出门。在岳口镇街上转了几圈后,姚诗勇便骑车到汉江边的岳口老码头随近等待时机。

    晚9时许,姚诗勇发现天门市岳口某初中学生王鹏独自骑自行车沿汉江堤往福临化工厂方向行驶,便骑摩托车跟踪。走到汉江堤快下坡的地方,姚诗勇将车加速,超过彭的自行车,然后找个地方调转车头,故意朝王鹏的自行车撞去,二人同时摔倒在地。姚诗勇上前故意对王鹏问“要不要紧?我送你去医院检查检查?”,王鹏说自己的腿受伤动不了了。姚诗勇见正中下怀,便把王扶上摩托车的后座,发动摩托车加速离开。

    王鹏见摩托车驶到汉江堤上越走越远,便问姚是去哪里,姚诗勇骗他说街上人多,走堤上要快一些。王鹏见车渐渐驶离了镇区,便又问“去医院不是往这个方向走吧?”,姚诗勇说“手上没有钱了,我先回家去取钱”并说自己家就在前面不远。王鹏信以为真,便没有再问。车子又往前开了约十几分钟,姚诗勇见是一片树林,环境很隐密,决心在此下手,便将摩托车挂了空档,故意将车熄火,王鹏问出了什么事,姚诗勇说车子出了问题,并假装下车检查油箱等处。不明真相的王鹏也下车帮忙姚诗勇用布绳绑离合器。姚诗勇称车子一时修不好了,王鹏便说实在不行,就给家人打个电话问怎么办。姚诗勇乘机套取了彭家的情况和电话。

    晚11时许,王鹏见时间已晚,对方似乎不怀好意,执意要回家,姚诗勇感觉再不动手就没有机会了,便悄悄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布绳,乘王鹏不备,从后面勒住王的颈部。由于王鹏的个头比姚诗勇要高,一使劲便挣脱了布绳,拼命往堤下路,边跑边哀求姚诗勇“我不要你陪我看医生了,我也不要你的钱了,放我走吧。”姚诗勇哪里肯放弃这即将到手的猎物,一直穷追不舍,赶到堤下的公路上将王鹏按倒在地,并随手捡起路旁的石块朝王的头部猛砸,王马上停止了挣扎,姚诗勇估计王鹏只是暂时昏迷,便用手掐住他的脖子用力掐了4、5分钟,确信他已经死亡才停手。姚诗勇见王鹏的头部流了很多血,便脱下王的长裤将头部包裹起来,扛到汉江边,装入事先准备好的编织袋中。然后脱鞋下水,将装有尸体的编织袋塞入土块扎紧袋口后推入汉江中……

姚诗勇的罪恶人生轨迹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1977年出生的姚诗勇虽然只有30出头,但已经是“几进宫”,其在校读书期间便喜欢打架闹事不爱学习,1995年高中毕业后不久,即参与一起盗窃犯罪,被天门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1997年刚刑满释放,又参与一起抢夺犯罪,再次被判刑七年,在沙洋章洪垸农场服刑。2005年第二次出狱后,姚诗勇不想在天门呆下去,便到广东一服装厂打工,刚干了半年,因为嫌弃工作又苦又累,每月工资仅四百余元,便又辞去工作,于2006年7月回天门岳口镇家中。当年10月份,刚到家不到三个月的姚诗勇便一人策划实施了该起恶性绑架杀人案。

    姚诗勇的父母均年近六旬,都是天门当地农村老老实实的农民。他还有一个弟弟,虽然是一奶同胞,但他弟弟却已跃出龙门,现在某著名大学读研究生。

恶徒归案后的拙劣表现


    在汉江中院开庭审理时,被法警押进法庭的姚诗勇身体削瘦,神情委琐,一幅老实巴交的模样。面对被害人王鹏的亲友,姚诗勇表现出了很诚恳认罪的态度。法庭上,法官与姚诗勇有一段精彩的对话:

   问:你为什么想到违法去搞钱?

    姚:女朋友和我分手后,我就想自己身高矮、年龄大,有过前科,这已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便想改变一下经济状况来挽救这次恋爱关系,想到搞钱。我想今年犯一点小事搞钱,明年犯一点小事搞钱,对我来说无济于事,还不如孤注一掷,拿生命去赌明天,一下子多搞点钱,于是想到要搞绑架。

   问:你既然已经将王鹏杀害了,为什么还要给他家里人打电话勒索钱?

   姚:本来我就是这样计划的,先将人杀害后再向其家属勒索钱财。

   问:你有什么感想?

   姚:我现在很后悔,但已经无法弥补死者家属的伤痛,只有一命偿一命。

   问:你可以为自己辩护。

   姚:我没有什么好辩护的。我非常惭愧地是自己没有能力给受害人家属赔偿,我的父母也没有义务和能力赔偿。自古以来杀人偿命,我希望能对我严惩,给被害人家属一个交待。

   问:你还有什么要求?

   姚:希望对我判决快一点,这也是对死者家属的安慰。

   姚诗勇在庭审结束后还连声对王鹏的父母说“对不起”。因为其没有委托律师为他进行辩护,法庭指定了法律援助中心的律师义务为姚诗勇进行了辩护。辩护人在法庭上请求法官看在姚诗勇归案后一直认罪态度较好的情况下对其从轻处罚。

    谁曾想,就是这名口口声声说对不起被害人家属、认罪态度“好”的姚诗勇,在真正接到汉江中院的一审判决后,全部推翻自己以前的所有供述,否认自己亲手杀害王鹏,并推说有他人参与作案。面对法官出示的从案发现场捡到的被撞断的摩托车后视镜与从姚诗勇家提取的作案用摩托车进行比对,以及抛尸现场提取的被告人鞋印和光脚脚印与从被告人身上提取的鞋子及脚印的对比等铁证,姚诗勇仍然矢口否认。

曾三次策划越狱及“立功”

   2007年5月25日,汉江中院庭审后,姚诗勇自知难逃法律的严惩,暗地里精心策划越狱。他首先利用多次被提审和开庭的出所机会,留心观察了周围环境,测算了最佳逃跑路线。5月28日凌晨1时许,姚诗勇见同室人员都已熟睡之机,悄悄将被套、裤子撕破拧成布绳,攀爬至天窗,企图脱逃,被值班民警及时发现。搓败姚的第一次越狱企图后,看守所民警对姚诗勇加戴械具,同时安排人员加强监控。

    姚诗勇表面上安安分分,但仍贼心不死,企图再次越狱。他时刻留意夜间民警的交接班时间、巡逻班次,常常趁同监号人员不注意时,尝试着打开手铐,并悄悄试图拉拢同室4名在押人员策划脱逃。7月10日晚,民警在例行提号讯时获知这一重大线索,当晚对姚诗勇的监室进行了突击检查,对其更换了械具,调换了监室,从在押人员中选调了6名罪行较轻、身体较好、遵守监规的人员对姚实行24小时近身看护,并要求值班民警对该监室重点监控。

    见越狱行不通,为了逃避法律的严惩,姚诗勇又想出一个新办法,企图嫁祸同监室在押人员,以检举揭发之名换取立功,逃脱死刑。9月20日,姚诗勇得知同号一在押人员即将刑满释放,便写了一封信要求其带给自己的父母,信中要求其父购买钢锯和安眠药,然后让其母做两双布鞋,把钢锯条折断后与药一起放在鞋底,同时还买来袜子、短裤等物,从武汉某邮局寄给一名同监室的在押人员,而自己以积极分子的身份来检举揭发该人有脱逃行为,以“立功”,换得法院的从轻判决。9月25日上午,该刑释人员出狱时,密切注意姚某所在监室动向的民警对其进行了仔细搜身,在该人身上搜出了这封串谋信。

令人扼腕叹息的几个情节

   从案件中了解的几个细节,让记者不禁为死者扼腕叹息。血案本不该如此发生……

     一个细节是,王鹏在岳口电力设备厂门前被姚诗勇的摩托车撞倒时,该厂值班门卫听到门外不远处传来的摩托车和自行车的撞击声,并开灯从窗户伸头出来张望,王鹏因认识该门卫便喊了二声“肖伯、肖伯”。假如王鹏跟陌生人上车前能跟“肖伯”见面打个招呼,假如“肖伯”当时能出门管个“闲事”,也许事情会是另外一个情形。

     另一个细节是,姚诗勇将王鹏带上摩托车后并没有往医院方向骑,而是驶离镇区越走越远,王鹏几次问起,都相信了姚编出的并不高明的谎言,并且在与姚闲聊时,毫无戒备心理地将自己家庭成员的情况和联系方式等合盘托出。假如王鹏遇事多个心眼,对特殊时间、特殊环境下的陌生人保持一点点戒备心理,悲剧就不会发生。

















































【全国▼】
优秀刑事辩护团队

北京市国韬律师事务所

    北京市国韬律师事务所是经北京市司法局批准成立的一家综合性合伙律师事务所。本所拥有一流的办公设施、一流的法律服务专业人才,是北京市目前较有影响的几家律师事务所之一。
【全国▼】
优秀刑事辩护律师
关于刑事辩护网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友情链接 | 客户投诉

版权所有:刑事辩护网(www.xsbh.org)

京ICP备10200757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8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