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你好!欢迎浏览刑事辨护网!
北京
当前位置:刑事辩护网 > 法律资料 > 普法课堂 > 正文
  • 救我儿子的死囚(原创)

    来源:问法网    字体:-还原-


    2006年12月1日上午,30多岁的女老板陆琦牵着8岁儿子吴兵的手,下了广州直通荆州的长途汽车后,步行往还有3公里远的娘家赶。途中,吴兵突然呕吐起来,很快倒在地上昏迷不醒了。陆琦急忙在公路边拦车,可是30多辆车呼啸而过,却没有一辆停下来。就在她急得几乎要疯掉时,一个30多岁的男青年骑电动车从此路过,男青年看到躺在路边上已经昏迷不醒的孩子,便紧急刹住了车,没有半点迟疑,男青年迅速从车工具箱拽出来一根玻璃丝绳,让陆琦帮他把孩子紧紧地捆在自己的背上,然后说:“你坐车到区人民医院找我”,就驾车飞驰而去。


     20分钟后,陆琦赶到区人民医院时,儿子吴兵已经进了急救室抢救,那个好心的男青年守候在急救室门外。经医生检查得知,吴兵由于脑血管先天畸形,当天长途奔波后致血压瞬间升高,而诱发“脑溢血”,如果再迟5分钟送到医院,就没有办法救了。经过3个多小时的紧急抢救,吴兵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焦急万分的陆琦这时才想到向恩人道谢,她拉着男青年的手非常激动地说:“小弟,是你救了我儿子的命啊!待孩子出院后我一定重谢!”男青年拿出笔写下自己名字刘鸿和手机号码然后递给陆琦说:“大姐,不用谢的,孩子已脱离危险,我先走了,如需要帮忙,就打我的手机。”


     在儿子康复出院的第二天,陆琦按恩人留下的手机号码打过去,但接听人口气十分冷漠,这是怎么回事呢?几天后,陆琦又拨通了那个手机号码,这次接电话的人倒很和蔼:“我是荆州区公安分局的,刘鸿违反了治安管理条例,他的手机暂时被收缴了,你是他什么人?你如果想见他,就请到分局来吧。”


     陆琦很快赶到荆州区公安分局,但警官却追问起她和刘鸿是什么关系,陆琦把刘鸿是她儿子的救命恩人,她想报答的来龙去脉都讲清楚了。警官听完讲述,严肃地说:“我相信你的话是真的,现在可以告诉你,刘鸿涉嫌杀人,已经被警方逮捕了,他的手机被依法收缴,你今后不要再打这个电话了,现在你可以走了。”陆琦回到家后,一连几天晚上一闭上眼,刘鸿救儿子的场面就在脑海里重叠:这样的好人怎么偏偏又成个杀人犯了呢?他救儿子的恩情我还能去报答吗?可不去报答,自己的良心能过得去吗?陆琦矛盾重重,一颗报恩之心陷入了两难之中……


                                         报恩的崎岖路


     琦的丈夫黄汝平见妻子陷入两难间,冷静地说:“善是善、恶是恶,他杀人和救了咱儿子的命是两件事,总不能因为他杀了人就把他做的善事也抹成黑的吧?我们可以用多种渠道报答他呀!比方说,帮他请个最好的律师,资助他的家属,给他送些吃的穿的。” 陆琦见丈夫如此通情达理,也说:“这些天,我一闭上眼,眼前就是他救咱儿子那一幕,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他是救了咱儿子的命啊!不为他做点什么,我这辈子都会愧疚的。”黄汝平说:“我们尽力而为,只要能做到的,花多少钱我都不反对。”


     第二天,陆琦又去荆州公安分局找那位警官,恳求他能帮忙让她到看守所去见刘鸿一面。 可警官表示:“我理解你的心情,但在法院没有判决之前,一般人不能与犯罪嫌疑人接触。不过,我可以把你们的心意转达给刘鸿,让他知道善恶有报的道理。”陆琦决定去赵家探望。夫妻俩商量好,丈夫黄汝平回广东去料理生意,陆琦则留在荆州去探望恩人的家属。


     2007年1月4日,陆琦随身携带2万元现金,乘汽车来到离荆州40多公里远的刘鸿家。敲开屋门后,接待她的是一个脸色蜡黄的女人。原来刘鸿10岁时就成了孤儿,是大他8岁的姐姐赵瑜把他抚养成人的,刘鸿16岁就辍学去外面打工,后来遇到了初中的同学杨忠,杨忠邀他一起“做生意”。杨忠是个赌徒,所说的“做生意”其实就是流窜各地去参加地下赌博。刘鸿从此上了贼船,也渐渐地变成心狠手辣的赌徒了。2006年12月4日下午,也就是他救了吴兵的第4天,刘鸿伙同他人在荆州城区一家宾馆赌博时,与王某发产生矛盾,他怀恨在心,准备伺机报复。次日,刘鸿手持猎枪冲进一家茶馆,在众目睽睽之下开枪击中王某的右胸部,其同伙又用刀在王某身上一顿乱砍,然后一伙人乘车逃离现场。王某发在送往医院的途中死亡,而刘鸿与同伙没逃出多远,就被迅速赶到的“110”巡警抓获。开门的女人正是刘鸿的表姐赵瑜。陆琦把刘鸿救了自己儿子的事情诉说了一遍,然后说了些安慰赵瑜的话,并把带来的2万元钱留给了赵瑜。回到荆州后,陆琦找了许多熟人,希望能到看守所看望刘鸿,但因为案情重大,谁也不敢破例给她开后门。但一位在看守所当管教员的朋友答应,可以给刘鸿捎带些食品。接下来的日子,陆琦每个星期都给刘鸿捎去些好吃的食品。


    2007年4月初,刘鸿的案子移交到检察机关。陆琦听到这个消息后很快聘请湖北省居然律师事务所的张清律师担任刘鸿的辩护律师。经过特批,2007年4月20日上午,张律师和陆琦一起迈进森严的铁门。 因为此前刘鸿已经知道陆琦为他做了很多事,所以他见面时并没有表现出激动的神情。会见大约进行了半个小时,该说的也几乎都说完了。刘鸿表示:“大姐,其实我为您做的那点事根本就算不了什么,难得您对我这样关心。”陆琦说:“小弟,别这样说,要不是你,我儿子恐怕就没命了,你才是我的大恩人啊!你还有什么事,尽管对大姐说,就是再难大姐也一定为你办好。”听到陆琦这样许诺,刘鸿的眼泪一颗颗滴落下来,他半天没有说出话来。陆琦又说:“你还有什么心愿,尽管对大姐说,相信我能为你办好的。”刘鸿抹一把泪水说:“那好吧,我就把一个天大的秘密告诉您……”


    原来,2005年4月,刘鸿在湖南涟源煤矿附近与人合伙贩煤时,结识了当地一个名叫于珉的农村姑娘。于珉当年18岁,高中毕业后在煤矿打工,负责称地磅。刘鸿谎称他是湖北冶炼公司驻“涟煤”的采购员,和于珉渐渐地熟悉了。他经常请于珉一起外出吃饭和游玩,两人交往一年后,彼此间产生了感情,于2006年春节后开始租房同居。如果不是刘鸿被抓,他们本来准备在2007年元旦举行婚礼的……


    刘鸿噙泪说:“去年12月初,我本想趁回家来取户口办结婚证这几天再最后赌几场,赢一笔钱后就回去结婚安心过日子。可没想到一时逞强,酿成大错。我走时,知道于珉已怀孕了,大姐您要是真想帮我,就去找到于珉,看她能不能为我生下这个孩子,这可能是我留在这人世上唯一的一点点骨血了……”听到这样秘密的事,陆琦怔住了。见陆琦没有表态,刘鸿扑通跪到陆琦面前,殷切地恳求:“大姐,您是我唯一信赖的人,求您帮帮我,这是我今生最重的牵挂和嘱托了……”在此情形下,陆琦表示:“你放心,只要是大姐能做到的,我一定帮你!我会替你去办这件事的。”


    离开了看守所,张律师试探问:“你打算去劝说那姑娘把孩子生下来?”陆琦沉思着没有回答,张律师摇摇头说:“这事难啊!”当天晚上,陆琦彻夜未眠,她决定先去湖南寻找于珉,看看她究竟什么态度。陆琦来到她家住的镇,可此时于珉家里正进行一场父女大战。原来于珉当初与刘鸿谈恋爱,就受到父母的极力反对,认为刘鸿来历不明。于珉对父母的忠告完全听不进去,不但继续和刘鸿租房住在一起,还准备与他结婚。 可父亲见女儿怀了孕,刘鸿又一走了之,异常震怒,断言刘鸿就是个大骗子,便威逼女儿去做人流。可女儿死活不肯,父女俩此刻正因为这事大吵呢。


    面对此情形,她只好委婉地对于珉的父亲说:“大叔,我就是刘鸿的姐姐,他暂时有事缠身不能亲自来,就委托我来给送点钱,顺便看看您二老,您老又何必生气呢?”说着陆琦把随身携带的5000元钱拿出来放在于珉的手上。于父也不好再说什么了。陆琦离开时,于珉送“姐姐”到村口的公路边上,在等汽车的时间里,她对陆琦说:“姐,其实你不必瞒我,我估计他是出事了,要不然,他绝不会几个月也不给我来电话的。半个月前,我打他的手机,有陌生人追问我是他的什么人?我没有把这事对父母说,我已经怀上了他的骨肉,你要是能见到他,就说,不论多久,我都等他回来。”那一瞬间,陆琦真想把真实情况告诉于珉,但最后她还是硬着心肠登上了返程的汽车。


                       为恩人留血脉
     回到荆州后,她只好再次去请教张律师。 张律师说:“我知道你想要的结果是什么。我查阅了他的全部卷宗,其间没有任何减轻或从轻的情节,能判个死缓都是法外开恩了。你想想,那位姑娘腹中胎儿还有必要保留下来吗?是的,如果真为他保住了这点骨血,这对身犯重罪的他确实是件功德无量的事,但对那位未婚先孕的姑娘呢?你是做了母亲的人,你知道抚养一个孩子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陆琦沉吟不语,张律师接着尖锐地说:“诚然,将一个生命扼杀在胚胎里,是一种冷酷。但明知道灾难性的后果而为某种利益或信誉的驱动,让一个未婚少女去承担屈辱和苦难,这何尝不是另一种更无情的冷酷呢?”张律师的一番话令陆琦如坐针毡,她怯生生地问:“那么按你所言,这个胎儿的命运只有堕胎?” 张律师说:“不!你误解了我的意思,我只是说我们没有权利去左右这个胎儿的命运。现在,这个孩子生不生,决定权在他母亲手里。”


    陆琦说:“那我究竟能做些什么呢?”张律师说:“你可以向那位姑娘讲明情况,由她自己作出决定,你可以资助她,你上次的善意隐瞒我理解,但不要再重复了。”张律师又说:“你最好是把那姑娘接到荆州来,让她不受任何干扰自主地作出决定。”听从了张律师的建议,陆琦在5月13日再次赶到于珉家,对于父说:“我想带于珉到湖北荆州去住一段时间。”于父同意了。
    2007年5月14日,陆琦带着于珉回到了荆州。在路上,尽管于珉多次追问:“刘鸿到底出了什么事?”但陆琦还是没有把真相告诉她。到了荆州后,陆琦把于珉暂时先安排在自己家里,当天晚上,陆琦把张律师也约到家里,他们就把刘鸿杀了人及现在被监押而且可能被判处死刑的真实情况挑明了。听此恶讯,于珉当时就吓傻了,当即就呜呜地痛哭起来。


     张律师说:“你光哭有什么用?你要想一想自己今后要怎么办?还有你肚子里的孩子,是生还是不生?这都要你拿定主意。”陆琦也因势利导说:“是呀!你必须想清楚后果,大姐不是让你马上就答复,你要想清楚后再作决定。”当天夜里,于珉躺在床上无法安眠,她心里不能接受这样的现实啊!抑制不住心头的悲伤,她来到阳台上,望着满天的星辰,几乎想从这6楼跳下去……


     一连几天,于珉都沉浸在痛苦之中,她毕竟只是刚刚20岁的姑娘,矛盾中的她一时没有了主意,便问陆琦:“大姐,你说我究竟该怎么办?”陆琦问:“你和他有感情吗?”于珉点点头。陆琦说:“那你想把孩子生下来?”于珉不吱声了,陆琦认定于珉是个不错的姑娘,才坦诚地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讲出来:“刘鸿曾是我儿子的救命恩人,所以我也想帮他,如果你决定生下这个孩子,大姐绝对要帮你,由我把他抚养成人我都愿意,大姐在广州有个酒店,你生下孩子,可以到姐的酒店去上班,今后有姐一口饭吃,就不会饿着你们娘俩……”听完陆琦的话,于珉想:“腹中的胎儿已经孕育6个月了,堕掉舍得吗?可如果不,今后那漫长的人生道路,我撑得住吗……”


      就在于珉矛盾重重之际,她腹中的胎儿突然动了一下,这生命的悸动让一个母亲瞬间就变得坚强了。她郑重地对陆琦说:“大姐,我决定了,我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因为这是一条小生命啊!我孕育了他,就没有权利剥夺他生的权利!他的爸爸已经杀了人,他的母亲绝不能再杀人了。”真想不到这个貌似羸弱的小姑娘能有这样深刻的思维,陆琦不禁对于珉更刮目相看了。
于珉作出决定后,陆琦特地在离自己家不远的地方另租了一套房子,并请了一位保姆精心照料。为了免除于珉父母的惦记,陆琦建议于珉给父母写封信,但还是先不把刘鸿的事告诉他们。随着于珉预产期的迫近,陆琦天天陪护在于珉的身边,并买来很多营养品为她调养。自从陆琦介入刘鸿的事情以后,她已经为此花了几万元,但陆琦觉得这是她应尽的义务。


      2007年8月8日,陆琦把于珉送到荆州市妇产医院待产,8月12日凌晨2点12分,于珉顺利产下一个3700克的男婴。因为将来可能遇到财产继承等事宜,在张律师的指点下, 2007年9月19日,领导破例批准在押重犯刘鸿和于珉母子在判决前接见一次。 9月20日早上,检察官用检察院的专车将于珉母子送到看守所。刘鸿抱着儿子,仔细地端详,在儿子脸蛋上亲了又亲,他激动地说:“儿子啊,长大后要好好做人,要报答这些好人的恩德啊……” 2007年9月21日,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刘鸿“故意伤害案”进行了为期3天的公开审理。9月23日,荆州市中级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刘鸿死刑。宣判后,刘鸿以“量刑过重”为由向湖北省高级法院提起上诉。2007年12月31日,湖北省高级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全国▼】
优秀刑事辩护团队

北京市国韬律师事务所

    北京市国韬律师事务所是经北京市司法局批准成立的一家综合性合伙律师事务所。本所拥有一流的办公设施、一流的法律服务专业人才,是北京市目前较有影响的几家律师事务所之一。
【全国▼】
优秀刑事辩护律师
关于刑事辩护网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友情链接 | 客户投诉

版权所有:刑事辩护网(www.xsbh.org)

京ICP备09015944号-14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8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