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你好!欢迎浏览刑事辨护网!
北京
当前位置:刑事辩护网 > 法律资料 > 普法课堂 > 正文
  • 作孽啊,出生才6天的儿子被20岁的爸爸活活摔死

    来源:问法网    字体:-还原-


 20岁的陈冬华显然没有做好当爸爸的准备,年纪轻轻的他是奉子成婚。在妻子怀孕的日子里,陈冬华想尽一切办法来打掉这个孩子,甚至对外声称这个正在成型的胎儿不是他的亲骨肉。但他的妻子还是怀着即将做母亲的喜悦来保护这个小生命。
不过,悲剧还是在孩子出生的第6天发生了——那天凌晨,他把儿子高高举过头顶,摔向地上……这个年轻而残忍的爸爸的内心到底有过怎样的挣扎?他的家人会不会原谅他这种疯狂的行为?

记者赶赴海门,试图寻找这出人伦悲剧后面的答案。

■无情

儿子出生不肯回来


刘芳经过了十个月的忐忑和不安,结果却只做了6天的母亲,留下了一生的悲伤。有时候,她会精神恍惚,拿着用来包裹儿子的小毛毯,拥在怀里,喃喃自语:“毛毛乖,妈妈喂你奶喝!”每当看到刘芳的这个样子,她的家人就会哭成一片。

一场喜事,结果却以悲剧收场,陈冬华家里的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接受。

3月27日,陈冬华从南京回到了海门王浩镇的家。这时,他的儿子已经出生4天。妻子分娩的时候,他并没有回来陪伴。陈冬华的母亲王亚娟实在看不下去,打电话给儿子,陈冬华这才从南京回到了家。做了妈妈的刘芳满怀喜悦,原本以为一直不想要孩子的丈夫在见到这么漂亮的儿子后,肯定会改变想法。但是,陈冬华的表现却让她的心凉了不少。陈冬华只是到房间看了一下儿子,脸上没有一点喜悦的表情,也没有伸出手去抱他一抱。

从房间出来后,陈冬华撇了撇嘴,对一个亲戚说:“这个孩子,要他干啥,弄死算了!”这句话让亲戚吓了一大跳,把他好一顿臭骂。

■残忍

摔了三次 掐了三分钟

并没有人把他的话当真,认为他说的是气话。既然孩子都生了,那该办的事还得办。根据当地的习俗,孩子出生6天、9天和12天都要办酒席。3月27日晚上,陈冬华拿出900元让妈妈买点菜。但这一点钱显然不够,第二天,陈冬华又拿出来了1000元。

菜陆续买了回来,家里伴着孩子的啼哭声,喜庆的氛围越来越浓郁。陈冬华却并没有当回事情,也不去看孩子和老婆,而是在外面走亲戚。3月28日,陈冬华带着一肚子气又回到了家。“妈,你把我前两天给你的1900元还给我,我回南京没钱花了。”

这句话让王亚娟很伤心,“我就是到处去借也要把这钱还给你,不过,这笔钱你怎么就不应该花了?”陈冬华的种种行为让做母亲的王亚娟非常生气。

漫长的争吵又开始了,一直持续到了3月29日凌晨1点左右。

就在这时,睡在床上的孩子醒了,哭了起来。刘芳赶紧起床喂奶。陈冬华对母亲王亚娟说:“你把孩子抱走,别让他喝奶。”王亚娟没有听儿子的,反而跑过去帮媳妇照顾孩子,刘芳也把儿子抱得更紧了,准备喂奶给他喝。

陈冬华便摁住妻子,不让她喂奶。刘芳抱着孩子躲到了房间的另一侧,经过这么一番折腾,襁褓里的孩子哭得更凶了。这哭声让陈冬华的心里很不爽,说:“我不要这儿子,还是让我弄死他吧。”

说着,陈冬华冲到妻子跟前,从妻子怀里抢过正在号啕大哭的儿子,举过头顶,用力朝地上摔去。只听“啪”的一声,孩子的哭声突然停止了。刘芳看着这一切,几乎要晕过去。王亚娟急忙把孩子抱起来,放在床头,喊着:“宝宝!宝宝!”小孩没有哭,好像还有气。

但陈冬华这时像是发了疯,抱起孩子又要朝地上摔。刘芳跪在地上,央求丈夫,拉他,又用女性的本能,用牙齿咬他,用手指抓他,但陈冬华还是第二次把孩子摔到了地上。

孩子又被家里人抱到了床上,这时,出生才6天的孩子基本没有了呼吸。但陈冬华还是没有放过,他伸手右手,掐小孩的脖子,掐了足足有3分钟。他的母亲和妻子已经哭成了一片,任凭她们怎么恳求,怎么拉他,打他,他都掐着孩子不放。

3分钟后,他再次举起孩子,又重重地朝地上一摔。

■无知

行凶后还准备去上班

王亚娟再次抱起孙子,“宝宝,宝宝!”王亚娟接连喊了好几声,孩子都没有一点反应,而刘芳则像发了疯一样,坐在床上又喊又哭。

这时,王亚娟显得稍微冷静了点,她跑出去,喊亲戚过来。陈冬华的大伯大妈过来了。他们进来后,先看看小孩是不是还有救,但看了一下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便把小孩子的尸体放到了后边的小房子里。

这时陈冬华也开始有点后悔,看着家人哭成一片,他也跟着哭了,他来到妻子跟前,安慰她说:“别哭,我挣了钱给你用。”

但妻子刘芳没有理他,还是一个劲地哭。他便对母亲说:“反正这样了,我也不想活了,我还是出去死了算了。”王亚娟又对儿子大骂一通。陈冬华便打消了自杀的念头。

家里的亲朋越来越多,赶着料理小孩的后事,但陈冬华又好像跟他没关系一样,他想要回南京上班了。他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早晨的5点多了,一辆南京班车就要经过镇上。他整理了一下行李,拿着包离开了家。

虽然孩子出生才6天,但也是人命关天的事情,家里人还是选择了报警。这时,时间已经是早晨的6点24分。海门公安局刑警大队四甲中队的民警接到110指令后,立即赶到了事发现场。民警赶到的时候,家里人正在哭成一片。小孩子的尸体摆放在一个小屋子里,脖子周围有很大的一片淤青,但身上没有一滴血。

首要是把陈冬华抓获。民警刘警官用王亚娟家里的固定电话,试着拨陈冬华的手机。手机没有关机,陈冬华掐掉后又回拨了过来。“我是公安局的,你现在在哪里?”刘警官问。

“我在王浩镇。”

“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现在就回来吧。”陈冬华说。

“我们来接你吧。”

“不用,我马上就到。”挂完电话,刘警官向上级领导汇报,对各个路口进行布控,防止陈冬华逃走。但没多长时间,陈冬华便拖着箱子回到了家。

■动机

怕添负担,一直就想让妻子堕胎

陈冬华显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当他被带到公安局后,陈冬华对民警说:“你们什么时候能放我走,我不回去上班,单位会不要我的。”在他看来,他摔死这个孩子,跟让老婆堕胎没什么两样。

确实,自始至终,陈冬华都没有想过要这个孩子。陈冬华初中毕业后,便四处去打工。陈冬华做过木匠,也做过油漆工,现在南京一家广告公司上班,专门在汽车的车身上喷油漆,每月能有2000多元的收入。

陈冬华的妻子刘芳是河南驻马店人,比陈冬华大3岁。2007年5月份,经人介绍两人相识。随后,陈冬华带着刘芳到北京玩了几天,刘芳怀上了陈冬华的孩子。

但陈冬华听见刘芳怀孕的消息后,没有表露出任何喜悦,而是坚持要把孩子打掉。“我还这么年轻,钱都没挣到,负担太重了。”刘芳有点同意,但王亚娟坚决反对。原来,陈冬华是她的养子,早点抱孙子是她的最大梦想。

2007年10月份,眼看着刘芳的肚子越来越大,陈冬华只好奉子成婚。但因为才20岁的他不到法定结婚年龄,就没有到民政部门去领结婚证,只是在家里办了酒席。

在妻子怀孕期间,陈冬华还是坚持要把孩子打掉。他曾对一个亲戚说:“这孩子不是我的,还是把他打掉的好。”

在刘芳即将临盆的一段时间,陈冬华又打刘芳,希望把这个孩子打下来。但这个小生命还是倔犟地来到了人世间,体重为7.8斤,所有指标一切正常,却在6天后被爸爸残忍地杀害。

“我年纪太轻,怕有了小孩负担太重,再说家里的矛盾也比较多,所以有了这种出格的行为。我很后悔。”在看守所,陈冬华终于忏悔了。目前,他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海门警方刑事拘留。在被刑拘后不久,亲子鉴定的结果也出来了,孩子确实是他的亲生骨肉。 (文中人物除警察外均为化名)

■专家观点

产后抑郁症 男人也会得

20岁男子摔死出生才6天的儿子,这起悲剧也让医学专家感到震惊。南京脑科医院医学心理科副主任医师陈建国分析,有可能是心理疾病导致这名男子做出了如此过激的行为。

陈建国说,一种可能是该男子患上了产后抑郁症。有些年轻男性在妻子怀孕或者孩子出生后,顿时感到经济压力加大,或者缺乏抚养经验,盲目担心孩子的发育、教育和未来,造成了重重忧虑。而妻子也开始把精力投入到了孩子身上,对他也不像以前那样体贴了,又累又失落的情绪就接连产生,经常这样下来,就会产生抑郁的情绪并不断加重,最终出现了过激的行为。

这名男子的表现也比较像偏执性精神障碍。他们平时可以没有任何表现,隐藏得比较深,但会一直固执地认为某种事情,甚至有可能产生幻觉,并做出极端的行为来。

编辑:阿亮
 

【全国▼】
优秀刑事辩护团队

北京市国韬律师事务所

    北京市国韬律师事务所是经北京市司法局批准成立的一家综合性合伙律师事务所。本所拥有一流的办公设施、一流的法律服务专业人才,是北京市目前较有影响的几家律师事务所之一。
【全国▼】
优秀刑事辩护律师
关于刑事辩护网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友情链接 | 客户投诉

版权所有:刑事辩护网(www.xsbh.org)

京ICP备09015944号-14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847号